t3b1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寻龙天师 > 第1447章 天命在我
    ?我终于明白卫伯言离开卫氏一族后为什么行踪会那么诡异了。

    ?杀人取珠,灵珠带煞,冲击神志,偏偏那时新得地灵珠,又处于突破的关键时期,煞气冲击神志,浑浑噩噩,犹如走火入魔,最终灵气逆行,摧毁生机。

    ?这就是杀人取珠的最大的问题!

    ?卫伯言太清楚问题的所在了,于是另辟蹊径,去了齐国边境,亲自走进了尸山血海,无穷无尽的杀戮,冲天的煞气,他要利用这一切,来锤炼自己的神志,让自己在煞气冲体时仍旧能维持神志,如此,杀人取珠的威胁对他而言就降到了最低点!!

    ?杀戮,那煞气是会让人迷失的!

    ?于是有人越来越嗜杀,历史上甚至出现了朱粲这么个吃人的魔王,这皆是在杀戮中被煞气冲击了神志的例子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?很显然,卫伯言杀了那么多人,仍旧稳住了自己的神志,没有迷失其中。

    ?如今杀人取珠,对于煞气早就有了足够免疫力的他,自然而然的也就承受住了。

    ?他最终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成就天官的道路。

    ?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?鲁地曲阜的卫氏分支,蔡地的卫氏分支……

    ?那三位准天官的分支都被他一一问候,结果无一例外——灭门!!

    ?老弱妇孺,一个不留!

    ?那疯狂的杀戮中,连我都觉得心惊肉跳,卫庶人虽然坑,但却从未如此戕害自己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?而卫伯言就这么做了,当年得到他的地灵珠的准天官后人被灭门后,他没有停手,整个卫氏一族,但凡有人得到了地灵珠,必定会被他问候!!

    ?离开卫氏一族后,他用了数年的时间齐国边境厮杀。

    ?而当他开始杀人取珠后,甚至都不到一年的光景,他从一个肉体凡胎,直接成就了天官之位,只是在他身后不是尸鬼妖魔的哀嚎,而是流不尽的卫氏一族的鲜血!!

    ?他从始至终都在践行着当年在父亲剖腹之地立下的誓言——卫氏一族,皆为我之嫁衣!!

    ?很显然,这个信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,而现在,他要我成为他的嫁衣!

    ?轰!!

    ?随后,我眼前变幻,我又来到了另一个卫伯言的身上,此时,他已经是天官之身,他终于开始扛起一位天官的责任——攘除妖邪。

    ?接下来,我不停的跳跃在不同的卫伯言身上。

    ?他有时在战斗,有时在研究术法……

    ?实际上,当他用灵魂冲击我的刹那,彼此的记忆有了一部分融合,这些记忆并非是完整的,都是一段又一段破碎的记忆。

    ?我就像是一个穿越者一样,不停的在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碎片里跳跃。

    ?这让我看到了更多卫伯言的生平,他这个人,渐渐在我心里血肉丰满起来,我想,我已经足够了解他了。

    ?最后,我又一次跳跃进入一个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?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,一处床榻上,中间有炕桌,两人隔着炕桌对坐。

    ?其中一人,正是卫伯言。

    ?另一人,则是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。

    ?二人中间的炕桌上,一盏昏黄的油灯摇曳着,照着那个黑袍男子的脸,他的脸色苍白如鬼,透着死气,生命之火已经即将熄灭。

    ?炕桌上铺着一张地图,地图上标注的地方,正是我的老家。

    ?我立即知道这个将死的男子是谁了——那个在两千年前算到了我的命师!

    ?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?命师低着头不断的咳嗽着,胸膛里发出烂风箱一样的声音,仿佛是回光返照了一样,他忽然一把抓住了卫伯言的手腕,眼睛瞪得很大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伯言兄,此事,作罢吧,天命在他而不在你,我虽未完全看清此子,但此子绝不好对付,你英明一世,也谋算了一世,从未吃过亏,但我有预感,你若做此事,一定会在此子身上栽个大跟头!”

    ?“天命在他,不在我?”

    ?卫伯言一愣,随即笑道:“天命又是什么?!”

    ?命师道:“天命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也,三者具备,还得有一人应劫而生,他的胸襟比齐地所能看到的大海都要广阔,他的性情如龙,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,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,如此,才能将天时地利人和紧紧攥在手中,彼此相辅相成,最终成就——天命!!

    ?天命在天,天命……又在人!!

    ?天命非一人之功,天命是众人之力。

    ?而今九州之内,天命在齐,桓公便有那能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攥在手中,使其相辅相成的能耐,于是,管仲、鲍叔牙、隰朋、宁戚、王子成父、宾胥无、东郭牙等千古名臣纷至沓来,最终开创天命,这便是天命非一人之功,而是众人之力,可缺了这一人,天时地利皆去,那随之而来的众人也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?伯言兄,我有一言问你。

    ?你这一生,可有一人愿为你赴汤蹈火?可有一人愿为你肝脑涂地?可有一人愿为你九死无悔?

    ?如此,你如何能得天命?

    ?所以,天命在他,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?卫伯言扬眉:“我这一生举世皆敌,谁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?命师微微摇头:“到时你便知了。”

    ?“天命,天命,哈哈,此事我做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?卫伯言仰头大笑道:“许多年前,我父亲也说,天命不在我,于是,悍然攫走我三颗地灵珠,后来我宵衣旰食,受尽苦难,最终在尸山血海中崛起,举世皆敌又何妨,最终还不是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?在我身前,敌人无不胆战心惊,在我身后,卫氏一族沉默寡言,于内于外,再无一人敢和我唱反调。

    ?那所谓不在我的天命,最终还是被我死死的攥在手中。

    ?这一次,仍旧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?他的笑声戛然而止,眼中闪过狠厉之色,一字一顿道:“天命在我,不在他!”

    ?命师的身体忽然放松了下去,他的眼神飘忽,明明是在看着卫伯言,可又好像不是对卫伯言说话一样,轻飘飘的说了一句:“好,天命在你……”

    ?……

    (第五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