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> 农妇上位手记 > 第69节
    “娘子?”牛大壮知道,顾默默不会出主意给承平帝下药,因此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经过这件事,陛下对贵妃没有疑虑,请他演一场戏试一试才好安心不是。”

    牛大壮披衣起来,在院子里喊:“阿蛮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忽然病重,御医们束手无策,太子殿下日夜守护眼看憔悴。陈贵妃也守了两日,却看见承平帝脸色蜡黄,眼窝下陷,太医们暗地里直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把孝义王叫道偏殿,给他递了一碗粥:“彦儿也两日没有吃好,喝点粥养养精神,再去照顾你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没有胃口”孝义王忧心的说道,但是耐不住他母妃的劝告,只能端过来用勺子喝“怎么一股药味?”他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陈贵妃慈爱的看着他:“休息不好虚火旺,加了点药材。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加什么药。”孝义王一边嘀咕一边喝。

    “皇儿,等你父皇宾天太子即位,你就没有现在这样自在,想做什么做什么。”陈贵妃的眼里满是母爱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待我好着呢,再说这世上哪有人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孝义王边说边吃。

    陈贵妃笑道:“有啊,皇帝就行,彦儿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妃!你说什么呢!”孝义王‘嗖’的站起来满脸不喜“儿臣不放心父皇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就这冲脾气,快吃,吃饱了好去换你太子哥哥休息。”陈贵妃不疾不徐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陈贵妃的贴身大宫女玉娥,看看趴在桌上的孝义王,用眼睛询问。

    陈贵妃慢慢起身,从他怀里掏出兵符交给玉娥:“命近卫前营、中营、后营立刻封锁皇城,不许任何人出入,就说有刺客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玉娥有些犹豫,时机并不好。

    成败在此一举,陈贵妃谋算这么多年,绝不许后退:“成王败寇,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娥咽下千万的话,握紧兵符低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贵妃用素白的纤纤玉指,摸了摸孝义王的鬓发:皇儿,母妃去给你挣个皇位,如若失败也与皇儿无关,以太子对你的宠爱,我儿定可百年平安。

    陈贵妃领着亲卫前营三百人,围住长宁宫寝殿。

    太子面色平淡的问道:“贵妃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陈贵妃笑道:“太子自裁,本宫可保陛下无忧。”

    牛大壮领着五十个亲卫和陈贵妃对恃,他向前营喊话:“你们这是谋逆,诛九族的大罪,现在退下陛下和太子可恕你们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陈贵妃冷笑“太子若不愿意,立时刀兵相见,有玉玺本宫就可以即刻下圣旨。”

    这边剑拔弩张,没人发现躺在龙床上的承平帝,眼角流出一行泪,他悄悄的擦了,坐起来直视陈贵妃。

    “你要置朕于死地?”

    陈贵妃一滞,她没想到承平帝竟然坐起来:“陛下龙体要紧快躺下莫动怒,臣妾只是想让彦儿做皇帝,从没想过要害陛下,陛下不是也很喜欢彦儿么?”

    承平帝心口沉痛,他目光悲怆的看着自己宠爱了十多年的女人,慢慢的说:“护驾。”

    寝殿左右的偏室打开,岳绍辉领着一百右营将士护到承平帝和太子身前。牛大壮见状从腰里拿出一支竹哨吹响。

    陈贵妃失败了,她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个局。西殿里她把自己的曲谱留下:以后可以让宫中乐师弹给承平帝听。

    她请承平帝以谋逆罪处置她的娘家,她求承平帝把她和奶娘埋在一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尺白绫一代宠妃香消玉损,在神思恍惚的时候,她似乎又看到那个年轻人。可是魂归离恨天的时候,她的脑海里却是一双包容宠溺的眼睛……陛下,陈贵妃的眼角滑下一行清泪。

    第81章 终章

    孝义王一觉醒来, 发现偏殿里静悄悄的,宫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,也没人点灯黑乎乎一片。

    他伸了个懒腰, 肩上搭的衣袍落下来,孝义王转身捡起来,就着窗外的月光一看, 是这次回来他母妃给他新缝的。孝义王把衣袍放在桌上,去寝殿看他父皇。

    也不知父皇好点没?想到这里孝义王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长宁宫里基本全变成了生面孔,那些宫人见孝义王走过, 一个个安静的屈膝。孝义王心里记挂着承平帝的病情,不过随便挥挥手,就快步往亮着烛光的寝殿走去。

    孝义王进去的时候听到一个内侍禀报:“罪人陈氏说自知罪孽深重, 但陛下若是不嫌弃,她愿意领着她奶娘葬在宫女的陪葬处,替陛下洗衣扫地。”

    话过耳朵, 孝义王却并没有留意, 他只惊喜的发现,承平帝好端端的坐在桌旁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好了!”孝义王脸上是不可置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承平帝淡淡的看了一眼,地上跪着回话的内侍, 那内侍知机的行礼退下, 路过孝义王时,还向他弯腰揖手。

    孝义王轻快的走到承平帝身边,喜不自禁打量:“父皇, 你真的好了!脸色也好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拉住开心的小儿子,温和的说:“小八醒了,睡得好吗?这两天累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孝义王一边笑嘻嘻,任由承平帝拉着自己的手,一边在旁边的绣墩上坐下:“不辛苦,只要父皇好了,儿臣就是再累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完有些不好意思:“论起辛苦,太子哥哥才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承平帝目光怜悯的,看着喜滋滋的小儿子,听他明快的语调心里悲伤一片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这两天衣不解带,亲为父皇熬药尝药,太子哥哥人呢?”

    你太子哥哥去处理你母妃遗留的问题,承平帝看着欢快的小儿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去休息了吧?毕竟累了两天,还有一堆朝政要解决……”说着孝义王左右看看,寝殿里一个宫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母妃呢?”

    承平帝眉头轻微的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又去熬粥了吧。”孝义王笑着说完,又抱怨“母妃总爱熬些药粥,今天还给儿臣熬了一碗,竟然还加了安神助眠的药草。”

    承平帝沉痛的看着小儿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行,儿臣要去找母妃,不许她再给儿臣熬药粥,真难喝。”孝义王抱怨完,站起来就要去小厨房找陈贵妃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叫住小儿子,看他回头疑惑的看自己,承平帝顿了一下说道“你母妃不会再给你……熬粥。”

    孝义王听了笑容满面:“那太好了,儿臣去找母妃做狮子头。”说完又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承平帝一手搭在桌上,手指微微用力“你母妃……没了,畏罪自裁。”

    原本明快的青年先是疑惑不解,然后如遭雷击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听了承平帝说的事情,孝义王没魂似得一步步走出寝殿,外边的宫人依旧恭敬地屈膝,他却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回到偏殿,孝义王慢慢的拿起桌上的衣袍,越抓越紧然后抱到怀里:“为什么,母妃……”呜咽的声音低低的消散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放心,这间暗室除了我和我爹没人知道。”顾青云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顾博仁书房下的一间地下室,并不大在书房的床下,不到一丈见方,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并一张窄床。

    顾默默牵着蛋蛋的手坐在椅子上,旁边站着阿蛮,再加上顾青云地方越发显得狭小。

    “给顾大人添麻烦了,我夫君他太过谨慎。”顾默默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随着承平帝‘病重’牛大壮怕万一被贵妃得手,连累到顾默默,因此把自家娘子藏起来。按顾默默的意思,藏在乞儿胡同最方便,哪里人杂刘佩也可靠。

    可牛大壮觉得如果贵妃成事,一定会去满城搜捕,乞儿胡同那里和张婉儿那里便是重点。他觉得顾青云这里可靠,因为陈贵妃想不得到自己舍得让娘子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阿默……“要不要看什么书,我帮你拿下来,或者晚饭你想吃什么?”顾青云温和的问。

    顾默默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有自带的干粮有水就行,如果顾大人不想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,就请不要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顾青云沉默了下转身上去。

    牛大壮来的时候,顾青云正在自己的书房,呆呆的看着对面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有劳顾大人。”牛大壮抱拳笑道。

    顾青云收拾好心情揖手回礼:“将军肯托付与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牛大壮接顾默默和儿子上来,临走时顾默默沉吟了下,回头说道:“我看你的书房像是常有人住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几日公务繁忙,所以歇在此处。”顾青云犹豫了下笑着回到,自己要怎么做是自己的事,何必让阿默感动或者难过。

    顾默默静了静到底没说什么,对顾青云点点头,然后回头一手领着蛋蛋,一手递给牛大壮一家人走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顾青云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,她没权利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。只是她低头看了看握在牛大壮掌心里的素手,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青云确实明白顾默默的意思,他看着那两人交握的双手,心里有一丝苦涩的甜蜜:阿默你想让我死心,好好过自己的日子,阿默……你还是那样善良愿意替别人想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三口人换上家常衣裳,蛋蛋在旁边看书,顾默默则清算家里的银钱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牛大壮帮她轻轻的摇扇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看看家里有多少现银,这一次你立了功应该会再进封。我整理一下咱们去内城买宅子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顾默默在花了三千五百两银子,在内城买了两处商铺;又花了一千八百银子在京郊,盖了个一百亩地的小农庄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家里现银不过六百多两,牛大壮看了在一旁边摇扇,边讨好:“娘子,你简直就是聚宝盆,才两年时间就攒下这么多家当。

    顾默默抬头白了他一眼:“其中有三千两是吴家的谢媒礼。”然后低头看银子皱眉,这可不够买四五进的宅院,要不把首饰卖了?顾默默现在的首饰,卖出三四千银子还是很轻松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想买什么宅院,只管跟为夫说,银子的事娘子不必担心。”牛大壮稳稳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再找将军借?”顾默默一边把银钱重新收起来,一边冷嘲。

    牛大壮‘嘿嘿’笑:“不跟将军借。”

    将军能有多少银子,要借找太子殿下借,太子殿下有钱。保管娘子想买什么宅子都买得起,至于还……慢慢还咯,反正太子也不能扣完俸禄不让自己吃饭。

    牛大壮算盘打得响,既可以拉近和太子殿下的关系,又能黑他一笔。

    第二天牛大壮再到宫城的时候,长宁宫被封闭,承平帝搬到崇明宫。他到底念着陈贵妃十多年的陪伴之情,她的身后事就按着她的遗愿办。

    牛大壮上差的时候,孝义王和太子都在崇明宫。

    孝义王跪在地上,除了眼睛有点红肿衣袍有些皱,看起来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“母妃谋逆,罪臣身为罪妃之子,不敢贪恋兵权,请陛下、太子殿下收回兵符。”孝义王低下头,双手捧上两块兵符。

    “小八,你心里埋怨父皇和太子哥哥,不该给你母妃下套是吗?”太子殿下站在一旁有点心痛的问。

    孝义王黯然的说道:“母妃她有那样不轨的心思,还是早日查出来的好。否则若真让她如愿,罪臣就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孝义王顿了下接着说:“罪臣就只有杀了她,拥立皇太孙继位,然后以死向陛下和太子谢罪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,这确实是小八会做的事,可是有那样的母妃,小八该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承平帝衰老许多,他轻轻揉了下额头,淡然的问孝义王:“在你心里就只有你母妃,没有这家国天下?”

    孝义王急忙抬起头:“怎么会?身为岳家男儿,家国天下为第一,守护百姓为己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