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> 变成鲛人后基友团炸了 > 第69节
    铁奴知道自己的脸展露在印悟面前,可能会叫那人知道,但没想过这么快,他听了男人的话,无言相对。

    男人与他一起沉默许久,才缓缓开口,“我会给你解决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铁奴听见他这么说,冷笑了一声,“这关你什么事,你要替我解决?”

    男人无动于衷地道:“我只是通知你,那个时候,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铁奴注视着男人冷淡的脸,唇角冷冷的笑容敛去消失,“……你想我离开?”

    男人与他对视,“不想离开的话,就陪你娘罢。”他这句话说出来,引燃了铁奴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是威胁。”男人冷静开口,泛着金色的眸子注满了冷酷的神色。

    铁奴满腔怒火,但还是抑制自己不要冲动,他没有和男人对抗的本事,如果真的硬抗,也会波及到程璟,他在这个时候,不能有少年意气。

    “好,你替我解决那些事情,我离开。”铁奴说。

    男人似满意地转开了目光,“如此便好,你很聪明。”他不咸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,就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铁奴冷不丁地开口,“你既然和我娘有过一段,又为什么后来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男人看了他一眼,语气冰冷,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娘,连你都是我没想过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离开后,铁奴琢磨了他的意思,知道他从来没有在意过他娘,连他,可能早就知道他是他孩子,但还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铁石心肠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铁奴不去再想,他回到院子,就看见程璟在一旁已经睡着了,连衣服都没脱就倒在了床上,铁奴给他盖好了被子,就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看三只打闹。

    但看着看着,他逐渐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,老大老二看似在和银眼玩闹,其实一直在撕咬银眼的身体,银眼倒没什么感觉地任他们动作,也丝毫不反抗。

    银眼身上那黑漆漆的东西,是硬邦邦的,和龟甲一般,能起到保护的作用,现在这两只小东西喜欢啃它,莫不是牙齿

    第107章 .no.107

    待他找到了能磨牙的东西回来时, 两只却一眼都没有看过来, 仍然专注地啃着银眼的身体。

    铁奴起了疑心,就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动作。

    程璟走过来, 看见他的样子, 便随口地问了一句:“你干嘛啊?”

    铁奴头也不回地说:“看他们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程璟坐到他旁边, 也将目光落到了水缸里, 水缸随着他们越来越大的体型, 也换了一个空间大的, 因而里面很宽敞, 三只在里面也不会拥挤。

    此时老大老二双爪抱着银眼的身体, 脸埋在上面, 透过水面, 程璟都能听到牙齿划过硬物的刺耳的声音, 银眼的姿态倒是很放松, 估计是觉得两只伤害不了它,因而都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程璟觉得好奇,“他们这是在跟银眼玩吧。”

    铁奴没有说话,双眼盯着他们,一点都没有放松, 程璟见他这么冷真, 有些奇怪, 便和他一起盯着缸里的三只了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 程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, 想来铁奴也看清了, 还没有等程璟说,他便先开口了,“他们在吃银眼身上的硬壳。”

    程璟赞同地点头,问:“饿的话也不至于,刚吃过不是吗?”

    铁奴掏出了身上的匕首,伸手一把抓出了银眼,即使出了水面,两只仍然紧紧抓住银眼不松手,连尾巴都蛇一般地缠绕住了银眼的身体。

    铁奴将两只和银眼分开,丢回了水中,操起匕首就往银眼身上扎,程璟吓了一跳,拉住了他的胳膊,“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铁奴对他说:“看看它身上的硬壳能不能剥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程璟有些无言,他转开目光,看住了银眼,轻声问:“银眼啊,你身上这个黑色的硬壳能剥下来吗?”

    银眼银色的圆眼盯着他,嘴巴一张,发出了“叽”的一声,没有丝毫反抗挣扎的意思,程璟明白了,他抬眼对铁奴说:“你先试试可不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铁奴点头,用匕首在它身上划了一道,小心地空中了力道,不至于划伤银眼的身体。

    它身上的硬壳也就是看起来硬,在铁奴匕首下,不是很难,就破开了,在这一条划痕下,程璟和铁奴能看见里面银白的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个硬壳过来是可以剥下来的,银眼终于能发出除了尖叫以外的声音了,整个过程中,它都是时不时地“叽”一下,细长的尾巴缠上了铁奴的胳膊,但是没有挣扎,全心全意信赖他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程璟看着,只觉得满心柔软,他看着那两只扒在水缸边缘垂涎地看着他们的小鲛人,好像隐约能猜到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银眼也是那个地方来的。

    待铁奴完全将硬壳弄下来后,银眼就恢复了程璟第一次看见它的样子,浑身银白,一下子又变得可爱了起来,铁奴将黑色硬壳丢进了水中,那两只就扑了上去,抱住了硬壳啃,银眼开始挣扎,也要下水,铁奴将它放下水,就看着它也扑了上去,和那两只抱着自己的硬壳一起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底银眼的牙齿都是好的,因而很快就被它啃空了一大块,它吃了一大块后就停下了,游到了一旁休息。

    程璟看着,对铁奴说:“我们出去吧,他们一时半会没时间跟我们玩。”

    铁奴点头,跟他一起出了门,一出门那白色的狗就冲了出来,朝铁奴亲热地摇尾巴。

    铁奴俯身给它顺了一下毛,随手捡了块石头丢远,把狗给引走了。

    “感觉有些无聊。”程璟对铁奴说。

    铁奴低头看他,眸子深邃,低笑道:“要不要做有趣的事情?”

    大概真的是有了默契,程璟听他这么说,脸就红了,他这些日子,真的是有些胖了,他自己有感觉,洗澡的时候,就能看见腰部白白软软的肉,不怎么好看,他是不愿意叫铁奴看见的,而且又的现在这种大白天,要是晚上的话,还能熄灯来,想到这里,程璟拒绝了。

    铁奴笑了笑,也并不遗憾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他们去看了一眼三只,发现那两只小鲛人已经能啃下硬壳了,抱着被啃下来的黑色硬壳,美滋滋的咬着吃,连他们过来投喂都爱搭不理。

    程璟和铁奴也就放任他们了,自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们认识这么久,做的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,两个人都是开荤的年纪,之前忙,没空,现在时间多了起来,就开始过二人世界了。

    铁奴说起来还比程璟小上一岁,但是人却这么高大,程璟心里想着,两个得是儿子才好,要是变人的话跟铁奴像的话,那应该会很好,要是是女儿,像了铁奴的话,就要糟糕了,怕是嫁都嫁不出去,两个孩子到现在都性别不明,叫程璟心里痒的厉害,也想的厉害,在和铁奴完事之后,躺在他怀里休息,说起了自己这个担忧,铁奴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都像你,你很好。”铁奴这么说着,在程璟脸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程璟也摸了他一把,说:“不可能都像我,总要有一些会像你。”

    铁奴微笑起来,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话,才睡下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铁奴从外面回来,就听见程璟咋乎咋乎地跑过来,拉着他的胳膊,因为还顾忌着有外人在,因而没有说什么,只是笑容都抑制不住地对铁奴说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铁奴隐约能猜到让程璟这么激动的原因是什么,果然,两个人到了后院,他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那两只小东西,似乎是一瞬间长大的一般,水缸里已经容不下他们了,所以将上半身全都探了出来,银眼也被他们挤了出来,那光溜溜的圆脑袋上开始长漆黑的头发,不过因为时间还短的关系,只有短短的一点,但以后应该会继续长。

    五官倒是清晰了起来,能看到双眼鼻子和嘴唇,五官其实是更像程璟的,几乎跟程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,两个都没有像铁奴的地方,程璟有些失望,他对铁奴的身高是有些垂涎的,如果像铁奴多一些,孩子也能跟他一样高,像了他,他可给不了他们什么好的体魄,有着这种心思的程璟,只能在吃的上可劲弥补这点他以为的缺陷,导致未来的两个孩子都长得人高马大,即使成了人,也和纤细少年根本找不到一丁点相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经过这个变化,程璟和铁奴也知道了他们的性别,两个都是儿子,知道是儿子后,取名字这件事情就被提上了议程,变成鲛人就能见人的他们,程璟也不想再瞒着自己爹,于是又通知了他,告诉他得了两个孙子。

    靖王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却已经没了心结,取名字最后也是靖王给定下的,老大叫程卓,老二叫程垣,两个都跟了程璟姓,铁奴不要叶姓,铁也不是他的姓,因而还是他提出来都让他们和程璟姓的。

    现在什么都往好的地方走了,靖王告诉铁奴叶向阳倒了大霉,他小儿子冲撞了圣驾,叫皇上给摘了爵位,贬为平民,让他们一族三十年不准踏入京城一步。

    第108章 no.108留泽啊

    铁奴听了他的话, 明白了其中是谁插的手, 因而保持了沉默, 靖王也没有那么傻,看他的表情其实心里也清楚, 他说:“现在好了,你们就好好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, 又望向了自己的两个外孙,只觉得心情都明朗了起来,虽然都不是他喜欢的形态, 但是有外孙这个事情,就足够能让他感受到为人祖父的喜悦了,“他们现在还不会说话吗?”

    铁奴将这件事情丢到了脑后, 听到他这句话, 说:“没有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靖王有些失望,但还能理解, 因为这个过程太快了,一个月都没有到,程璟就经历了怀孕生子的全部过程, 这显然有些匪夷所思了,但匪夷所思的事情多了去了, 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?

    程璟回来, 给他爹上了一壶热茶, 还没端给他爹, 就听见铁奴说要带他走。

    靖王显然也是知道有这么一天的, 他并没有惊讶,只是沉默,程璟也沉默,这个话题是沉重的,他们一直都在避免说起这个话题,但现在似乎已经逃避不了。

    程璟不知道说什么,他是知道有这么一天的,跟铁奴呆久了,他也更偏向铁奴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对这个心里有数,现在铁奴提出来了,也都不再逃避了,靖王没有反对,只道:“选好了地方,跟我说一声,至少我还能去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程璟点头,铁奴沉默,也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话了一些家常,靖王才离开。

    铁奴对要离开这里这件事情,提早了很长时间,他几乎在通知了靖王,就开始做起了准备。

    宅院里的仆人小厮都收拾好了东西,程璟也将他们几个藏好,放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很舍不得这里的池子,铁奴才刚刚翻新,池水也重新被弄了个干净,他不舍得。

    铁奴这次是要回到留泽,那个他们相遇的地方,离京城遥远,但也坐船,不会很久,所以即使要回来,也是方便的。

    他们坐了两天的船,才到了留泽,留泽还是和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,没有变过,铁奴在这里,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他了,这次回来,他在留泽买了一处房产,因为他在留泽的传言,房主也没敢宰他,房子价格不会贵,也很大,临着河,也偏僻,铁奴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他们身边的小厮在上船的时候,就已经遣散了,只留了那只白狗,狗子倒是没心没肺,换了一个地方,照样没事狗一样,没有一丁点不安,很快就跑出去自己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只小鲛人和银眼被铁奴放进了河里,让他们自己玩,因为这里偏僻的很,他也不担心有人看见他们。

    程璟情绪不佳,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,铁奴知道他的心情,安慰道:“这里离京城不会很远,你回去的时候,也随时可以回去。”

    程璟勉强点了点头,心情依旧没有好起来。

    铁奴放下手里的事情,眸子深邃,低声对程璟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程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心情虽不佳,但还是站了起来,跟上了铁奴。

    铁奴带着他来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那个河岸。

    和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分别,程璟还看见上次在这里丢下的油纸皮,铁奴的身量那么高,站在他身边,却已经没有压迫感了,他现在已经很习惯了铁奴的存在,甚至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时间也才过去了半年不到,他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不仅和铁奴在一起了,还有了孩子,这要是以前的他,哪里会相信自己有这番际遇呢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经历过那么多,也是以前的自己想都不会想到的事情,但现在结局是好的,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那里是我一开始洗澡的地方。”铁奴指着一块地方说,“你当初,怎么会那么傻,有人,也敢出现?”

    程璟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本来在这烤鱼,正烤好能吃的时候,就看见你往这边过来,害的我鱼都没有吃上一口,就躲了起来,还慌张的要死,连烤了大半天的鱼都没有带上。”

    铁奴坐了下来,拍拍旁边被竹叶覆盖的松软的地,说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程璟在他身边坐下,两个人看着平静的河面,竹林郁翠,一片清凉,程璟忽然道:“当时你还把我手弄脱臼了,一上来就这么心狠呢你。”

    铁奴低笑了起来,“谁让你跟只小老鼠一样,不治治你,安静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程璟冷漠地道:“第一次见面,多亏你给我东西吃,不然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印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