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中国式离婚 > 第9章
    当时是晚上,当当已睡了,宋建平躺在小屋的单人床上,听着林小枫在卫生间里洗这洗那。洗完了,出来了,脚步橐橐。

    "林小枫!你过来!"

    片刻后,林小枫出现在了门口,她当然听出了宋建平口气的不善,一脸临战前的警觉。

    "你到底什么意思?"宋建平问。

    "什么什么意思?"林小枫反问。

    "你还有完没完?"

    "我怎么了?"

    "你打算就这个样子,"宋建平把两手向两边一分,"过下去?"

    林小枫不语。

    既然开了口了,宋建平索性直白到底,"是……惩罚吗?"

    林小枫摇头。

    "还为那些事生气?"

    林小枫仍摇头。

    "那你到底是为什么!"

    "不为什么。没你想得那么复杂。就是当当要跟我睡——你也听到了的——我同意了,仅此而已。"

    大睁着两眼,耍赖。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?曾经,她是多么的清纯,坦率,而现在的所作所为,无异于任何一个彻头彻尾的家庭妇女。或者——宋建平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因果关系——家庭妇女就是这样在婚姻里炼成的?

    "仅此,还,而已——林小枫,咱都是成年人,谁也别把谁当傻瓜!"

    闻此,林小枫沉默一会儿,尔后,抬头,直视对方:"是。我是那个意思。我觉着咱都这个年龄了,又不是小年青儿了,没必要非得天天纠缠在一起。"

    "你是不是性冷淡啊!"

    "可能。……说真的,我真觉着没啥意思,每个月非得来那么几回,千篇一律,有什么意思你说?也许,男女的感觉不一样?……你要是需要,我无所谓。"说着向屋里走,走到床边坐下,解浴衣带子,"完了我再过去睡就是了……"

    宋建平低吼一声:"滚!"林小枫扭过脸去,看他,宋建平大吼一声,"你给我滚!"林小枫真的起身就"滚",无所谓。于是宋建平明白,他们的婚姻到头了,剩下的问题只是谁提出来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街边的小馆子,宋建平正在独斟独饮,手边放一瓶小二锅头,面前摆几碟花生米、拍黄瓜、凤爪之类,热菜只要了一个,京酱肉丝。没要饭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他看一眼显示,是林小枫,遂不接,任其自生自灭。片刻后手机又响,仍是林小枫,他仍是不接,也不关,也不改振动,任它响,示威一般,引得旁边人侧目,他全不放在心上。|奇-_-书^_^网|一瓶小二锅头很快光了,他又要了一小瓶。这场酒喝得滋润,透彻,使他想起了许多被生活琐屑磨蚀得消失了的往事。

    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多大?十九?二十?大概是二十,正上大三。在一次大学生联欢会上,她报幕。当她手拿话筒含笑从侧幕里飘出来的时候,他都能感觉得到全场全体男生的目光刷地向台上射去的力度。如果目光具备一点物理学意义上"力"的力度,她肯定会被当场击倒。

    一流的人才。

    那年。那天。那个冬天的小站。他将乘火车从小站经过,停留八分钟。她在小站所在地实习。说是"所在地",实际上她要到小站还得乘一个小时的火车。

    他的抵达时间是凌晨一点,从上车后心就没有过片刻安宁,那心情用通俗歌曲歌词的套路形容就是:期待着不可能的可能,等待着不会发生的发生。卧铺车厢旅客都睡了,鼾声高高低低,只宋建平一人坐在车厢过道的小座椅上向窗外望,窗外是目光穿不透的夜暗,他仍执着地向外望……

    火车进站,蓦地,他在小站昏黄的灯光下看到了她。她在月台上蹦着,跳着,抵御着冬夜的寒冷,他冲下车去。……站在白天化了夜里又上了冻的雪地里,两个人手拉着手无言对视,要说的太多了,八分钟怎么说得完?只好不说。事后他才知道,为了这八分钟,她折腾了整整一夜。先是乘车到小站等,他走了后,她还得等离开小站的车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一个个誓词炸弹般在宋建平心里爆裂,轰响:海枯石烂!至死不渝!一生牵手!非她不娶!

    刚开始她说她不想要孩子,因为他想要,她就也想要了。那时候,她以他的想法为想法,以他的需要为需要,她崇拜他。女人对男人的崇拜,是爱的基础。而今崇拜已不复存在……

    喝醉了的宋建平一个人在静夜的马路上艰难地走,终于走不了了,就地坐下,坐着也困难,顺势躺下,躺下后一秒钟没有就睡过去了。到处静静的,白天拥塞不堪的公路空寂无声,已是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骑着辆女车过来,瞥了宋建平一眼,正要骑过去时,忽然手机铃响起,把男子吓了一跳,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铃声的出处,不由在宋建平身边停住,饶有兴趣地细细观察他。

    手机铃在空寂的夜里听来格外响亮,宋建平一动不动。男子慢慢蹲下身子,先试着用手推推地上那人,无反应。男子终于放下心来,开始掏宋建平的兜,先掏出的是手机,那一瞬间,手机铃停。男子继续掏兜,掏空了宋建平身上所有兜里的所有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夜半电话是林小枫打的。当当起来撒尿时她看了下表,整两点;忽然想起睡前宋建平没有回来,想去看看他回来没有,就下床去了小屋。不看犹可,一看一惊:小屋小床上空

    空。林小枫马上拨宋建平的手机,没有人接。紧张思索了片刻,她敲了肖莉家门。她无人可以商量,她担心宋建平出事。肖莉认为不会出事。一个男人,又不是有钱人,无财无色,能出什么事?事实上林小枫也这样认为,同时还认为宋建平也不会为他俩之间的事情有什么过激行为,快奔四十的人了,又不是小年青儿。但是如此的半夜不归杳无音讯于他却是头一回,这就不能不让人心里不安。肖莉建议她再打一下手机。林小枫再打,仍是通的,但是,响了没两声,就没声了;再拨,关机——这自然是那贼所为,可林小枫哪里知道?于是,在重重放下心来的同时,开始生气,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"居然把手机关了!一看是我,就关了!"

    "……老宋人不错的。"

    "他要是个坏人倒好办多了。"

    肖莉谨慎得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肖莉走后,放下心来的林小枫刚刚睡着,又被电话吵醒。电话是警察打来的,让她去领宋建平。不得已,林小枫再次敲了肖莉的门。当当正睡着,家里不能没有大人。

    "老宋怎么了?"肖莉问。

    "喝醉了。"林小枫简洁说道,"我去把当当抱过来?"

    "你怎么去?深更半夜的,街上车都不一定有,有也不安全。"肖莉说,"我去算了,我开车去。你帮我看一下妞妞。"

    肖莉有一辆二手的富康。妞妞父亲给的,为了让肖莉接送他女儿上下学。

    "对不起……对不起!"看着肖莉的满脸倦色林小枫喃喃,心中的痛苦无以言喻。

    肖莉开车,宋建平坐她旁边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"肖莉,知不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,最窝囊的事,是什么?……"然后自问自答,"那就是,让老婆瞧不起。……林小枫,瞧不起我……"

    "她没有。刚才她还跟我说来着,说你是一个好人,真的。"

    "这……我信。"宋建平笑,"要是女人说一个男人是好人的时候,那就有问题了。在女人的辞典里,好男人的同义词就是,没有出息的男人……"

    "得了!别假冒专家了——我就是女人,我就不这么认为!"

    "那是因为,你不是我的老婆……"

    "老宋,别自寻烦恼了,林小枫总有一天会明白的。"

    "明白?明白什么?"

    "明白你。明白她应当珍惜你。"

    宋建平怔怔地看着肖莉,觉着碰上知音了,猛地,扑到她肩上哭了,把肖莉碰得手中方向盘转了半个圈,差点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。

    "老宋!坐好!我正开车呢!"肖莉喝道。宋建平讪讪地坐了回去,肖莉命令他,"系好安全带!"宋建平乖乖地系好安全带。肖莉接着命令,"睡一会儿,抓紧时间,明天,不,待会儿,还要上班!"

    宋建平很快就没声了。肖莉看他一眼,确定他睡着了,给林小枫打了个电话。告之他们马上就到,并说宋建平非常痛苦,让林小枫对他好一点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林小枫把睡着的当当抱去小屋单人床上,把宋建平的铺盖拿了过来。这一次,宋建平虽在醉中却立刻发现了这变化,笑着问林小枫道:"怎么,给我恢复双人床待遇了?"

    林小枫不说话,帮他解鞋带,脱鞋,脱衣服。伺候他上了床后,又来来回回给他拿毛巾擦脸,端水让他喝水,态度很好,很体贴。说到底她是一个善良的人,看到自己的丈夫因为自己痛苦成这样,心里也是不忍。最后,她端来盆水让宋建平洗脚,宋建平穿着袜子就把脚伸进了水里。林小枫一声不响蹲下去为他脱袜子。

    宋建平怔怔地看她,忽然叫:"小枫!"

    林小枫拎着两只湿淋淋的袜子:"嗯?"

    "你……还爱我吗?"

    "嗨,都这个年龄了,还谈什么爱不爱的,过日子呗。"

    "就是说,你不爱我了。"

    林小枫不耐,隐忍地拎着他的湿袜子走,"你洗吧,我给你拿毛巾去……"

    月光皎洁如水。忙活了半夜的林小枫睡熟了,突然被一阵近乎粗鲁的动作弄醒。睁眼一看,是宋建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