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中国式离婚 > 第15章
    出诊。出诊费十万。"

    "十万"出了口,那脊背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宋建平生气了,"跟你说话哪,听到了没有?"

    这时林小枫已找到了要找的东西,当当的疫苗接种本,拿着向外走,看也不看宋建平一眼。棕色皮包也始终背在肩上,找东西时都没有放下来过,清清楚楚表明着她的来意,她来只是为拿东西。

    宋建平看着她来,看着她走,无所作为,无可奈何,全没料到接下来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。——在林小枫拉开门的时候,肖莉正好到他们家门口。两手端着仨盘子,盘子里他

    们一块儿做的那八个菜挨样码了一些。码菜时显然是用了心的,红绿黄白相间。这还不算,更要命的是肖莉的穿着,出奇的漂亮,还化着淡妆。肖莉显然不知道林小枫在,一下子愣住。这一"愣",更是如同画龙点睛的那个"睛"了。

    林小枫先开的口:"肖莉,你今天真漂亮!"

    "人,还是衣服?"这工夫肖莉也镇定了下来,开着玩笑,态度大方。

    "人和衣服。"林小枫回答,笑微微的,同时把身子向一旁一侧,请肖莉进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肖莉就顺势向里头走。"我们妞妞今天过生日,"她边走边说,"一定让我也穿上漂亮衣服。小女孩儿毛病就是多,还非让我给你们送来一些菜,一块儿庆贺她的生日。"说着进了屋,把盘子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肖莉走了,门关上了,宋家复归平静。静静的,林小枫开口了:"我说这围裙看着怎么眼熟……你说的那个单身女同事,也是她吧?"

    宋建平没马上回答。都是,又都不是。不是林小枫以为的那个"是"。正在他想怎么回答的时候,林小枫已经走了。她没有要他回答的意思。她的询问根本就是一种肯定式。

    林小枫刚走,肖莉又到。感觉上,她一直就躲在自家门里面,倾听着对门的动静。一进门就连声道歉:"对不起老宋,对不起,因为我的疏忽造成了你们夫妻的不和……"

    "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一个因果关系。"宋建平摆摆手,"还是因为我们俩的不和造成了——"止住,发现有点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肖莉笑了:"造成了我的疏忽?"

    宋建平也笑了。沉重的气氛轻松一些了。趁这工夫,肖莉建议宋建平近期找个时间跟林小枫好好谈谈,有机会她也找林小枫谈,等误会消除后再说山西,说十万块钱。感情的事情没有解决好就谈钱,对方不会接受,起码面子上就说不过去,人都是有自尊心的。宋建平承认肖莉说的是,佩服的同时,也感激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宋建平和林小枫谈,事情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。

    山西那边经过调查,得知宋建平是副教授级,便不同意他去会诊,他们要教授。不管刘东北如何举荐,保证宋建平的实际水平绝对在教授之上,人家只尊重和相信那些可见、公认的标准。逼急了,就跟刘东北说,如果宋建平实在困难,他可以赞助一万两万。刘东北后悔死了,后悔不该这么早就跟老宋说。该等完全落实下来再说。娟子倒觉着一万两万也行,也比没有强。让刘东北跟他们说别光说嘴,把钱拿来。刘东北对娟子道:"找'啐'啊!老宋要是能拿这钱,至于到今天这地步嘛!"

    噩耗来时宋建平刚刚接了林小枫的一个电话。林小枫明天下午没课,决定请假去把他们俩的事儿办了,打电话是为通知宋建平提前请假。那边电话刚挂这边刘东北电话打来,哼哼叽叽吞吞吐吐,没等说完宋建平全明白了,高声答应着"知道了"把电话挂了。挂上电话心里头一阵钝痛。不是为山西为十万块钱,是为了那背后的一切一切。一瞬间他觉着自己的人生非常失败,事业、家庭、爱情。也许,这一切根本就是一回事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下午,宋建平在家等林小枫。

    离婚所需文件都在家里,结婚证、户口本、身份证,电话里说好她先来家,取了东西后两人再一起去街道办事处。从一点等到四点三刻林小枫才到,进门后气都没有喘匀就开始解释:刚出办公室碰上了年级主任,被抓去替二班老师代了堂课。二班老师有痛经的毛病,痛起来大汗淋漓腰都直不起来没法上课。宋建平随口说了句那你也该打个电话来啊。她马上就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,说正要打电话时上课铃响了就没有打,实在是,对不起!一连串的"对不起"说得很密很溜,仿佛贤良的日本妇女。令宋建平顿时感到了深深的忧伤:林小枫的客气是因为了即将到来的别离。

    结婚证、户口本、各自的身份证都齐了,该走了。两人站在大屋中间,不约而同作四处的环顾——这个家有点小,有点凌乱,摆设也有点陈旧,但却是他们一手建起来的,每一样东西,都有着一段共同的记忆。林小枫不敢再看,扭头向外走,"走吧。"

    宋建平没动,他突然想起件事来,"不用到单位开个信啊什么的?"

    "不用了吧。新婚姻法有规定,离婚以后不用单位管。"

    "噢。"

    "走吧。"

    "我觉着咱们还是有一点轻率了。"

    "什么意思?"

    "我的意思是,咱们内部总得先拿出个基本方案来,万一有什么不一致的,总不能跑到人家那里去争,去吵。"

    "好吧。"林小枫坐下来,"谈谈你的条件。"

    "从来没有离过婚,没经验。"宋建平也坐下,学着某部电视剧里的一句台词,"离婚的第一步是什么?"

    "听说是把该分割的先分割一下。"

    "那就分割!"

    林小枫心一下子凉了,"——房子归你。"

    宋建平闭眼一点头,"同意。"猛地又睁开眼睛,"不同意。不,不是不同意……"

    "到底是'是'还是'不'?"

    "房子本来就是我的,我们单位的。"

    "当当归我。"

    "不同意。"

    "说说理由。"

    "你一个人能带好他吗?咱们现在是两个人你都……"

    "两个和尚没水吃。"

    "小枫,我并不是非要跟你争这个孩子,"宋建平态度极其诚恳,"就像那谁说的,孩子那还不跟庄稼似的,哪儿水土肥沃,哪儿向阳利于生长就种哪儿。我主要考虑的还是你。一个女人,三十多了,要工作要带孩子,还要考虑再建立家庭吧?……难。"

    林小枫被宋建平态度中的诚恳周到打动了,想哭,她极力掩饰,"谢谢,我你不用担心,我会安排好一切。让人担心的是你。平心而论,你的条件不错,有地位有房子有前途,又正处于'男人一枝花'的年龄,一旦你获得人身自由的消息传出去,肯定会有很多人毛遂自荐找上门来。"

    "这可以想像得出。"

    "凡是冲着房子地位来的,一概不能要。"

    "不要。我会严格掌握标准择优录取。"

    /奇/"要慎之又慎。你的身份不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离婚,会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。"

    /书/"这你放心。"

    /网/秋日的阳光西斜着由窗子倾泻进来,一块块印在地板上,其中一块正在林小枫脚下。她盯着那块阳光,极力睁大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。那眼睛里已蓄满了泪水。就这样看着那块阳光,她说了:"建平,还记得吗,咱们结婚的时候也是秋天。咱俩骑着车子去香山看红叶,回来时我的车带给扎了,你就带着我,一手掌把一手推着我的车子,一走就是十多里路……"

    "那时候年轻啊!"宋建平脸上也露出了神往,"更主要的是你坐在身后。没听说吗,一个漂亮女孩儿就是男人的一部永动马达!"

    这时,林小枫突然地就问了,问了那个她一直回避一直不想问的问题:"你觉着她漂亮,是吗?"

    宋建平马上就反应了过来。事实上他在等着的,就是她问"她"。

    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,态度诚恳,一五一十,实事求是,尔后说道:"非常感谢那天你没有当面跟肖莉说什么,感谢你的大度和体谅。"

    "哪里!"林小枫惭愧一笑,"说实在的,本来我想去她们家找她算账的,都到她家门口了,都要敲门了,最终没去,是因为我觉着丢人,我自己丢人……"

    "你是个诚实的人,小枫。"

    "你也是。"

    "是啊,要不是有着这么多共同之处,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……"

    谈话一下子触到了敏感区,两人都住了口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忧伤,不远处邻家飘来了音乐,二胡曲。在如泣如诉的音乐声中,宋建平开口了:"好好对他——你的丈夫,不是指我啊,指我的接班人。小枫,知道男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吗?忌讳被老婆瞧不起——"

    "我没有!我只不过是恨铁不成钢,是激将法。"

    "不管是什么都不成。有些话是不可以随便说的,即使是在夫妻之间——尤其是在夫妻之间!那是很伤人心的。"

    "谢谢你的提醒。建平,你也要好好对她,你的妻子,我指的也是我的接班人。知道女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吗?……"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对门母女俩到家的声音,妞妞的童声格外响亮:"妈妈,我们今天开运动会了……"

    林小枫一下子站起身来:"坏了——当当!"

    平时都是林小枫去实验一小接当当,她有事才会告诉父母去替她去接。因不愿让父母担心,更是因为不愿听他们唠叨,她没把今天的事儿告诉他们,也就忘了告诉他们接当当的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