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中国式离婚 > 第27章
    这一点后来也得到了证实——也是她打电话曲里拐弯打听到的——只不过是,他说的那"一会儿"是整整一个上午,(奇*书*网^.^整*理*提*供)就是说,他在科里睡了半夜又半天,有这些时间,为什么就不能回家踏踏实实地睡一觉呢?还是他不愿意回来。也许是他早就不愿意回来,只不过碍于情面,没说罢了。这次康西草原事件,两个人撕破了脸皮,他没负担了,可以无所顾忌随心所欲了。想到这里林小枫不由得后悔,后悔自己的过分任性,还有自负。

    那天傍晚,两个女人坐在小花园的花坛的台阶上,聊了许久。

    开始肖莉还有些紧张,有些戒备,怕林小枫要跟她谈那个"正高副高"的事儿,她不是不想跟她谈这事——要想化解矛盾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——但她不想当着女儿的面谈。不想林小枫根本没提这事儿,态度就不像是要提这事儿的态度。她扶她起来的时候表现出的关心是真诚的,问长问短,细腻周到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她们越聊越深,聊到最后,不可避免地聊到了女人和男人。肖莉说了许多自己和前夫的事,同时表示了对林小枫夫妻的羡慕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讲,这之前,林小枫没说宋建平一个"不"字,固然是自尊心的需要,同时也是不愿跟外人议论自己的丈夫。肖莉和她不一样,肖莉议论的是前夫。但是同肖莉聊到后来,越来越深入,越来越知己,气氛、心情,还有那种"礼尚往来"的惯性——人家跟你说了那么多知心的话儿,你总是这样矜持着,绷着,别人能没感觉吗?——林小枫也说了一点点近日的不快,心中的疑虑。

    肖莉听后连连摆手,断然道:"老宋不是那种人!"这是一种对大家都有利的说法。首先对宋建平有利,再者林小枫爱听,其次,对她自己有利。不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吧,她和宋建平也是有"前科"的,她本能地要把自己先摘出来。

    林小枫摇头,再也没就这个话题说什么。就算肖莉是诚恳的,由衷的,就算宋建平的确不是那种人,但,他从前不是,以后是不是?他在此环境里不是,在彼环境里是不是?人是要随着时间环境的变化不断变化的。

    这天,宋建平又因手术很晚才回来。他回来的时候,当当睡了,林小枫也早已上床了,宋建平到家时她正躺在床上看一本闲书。听到门开的声音,眼睛虽仍盯在书上,精力却立刻全部集中到了屋外宋建平的身上:脱外套,脱鞋,换鞋,去卫生间,掀马桶垫,小便……林小枫突然的一阵心酸,不由想起在小花园时肖莉跟她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"从前,我和他常为了他上厕所不掀马桶垫吵架;现在,我们家的马桶垫,再也用不着掀了。"

    这变化——家里没有了男人的变化——还是表面的,深一层的:

    "夜里,尤其是在刮风下雨的夜里,一个人躺在双人床上的感觉,怎么说呢?一句话,凄凉。"

    更深一层的:

    "这夫妻啊,只要能不离,就尽量不离,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。有了孩子,婚姻就不是两个人的事了,就是三个人的事了。"

    肖莉的话给了林小枫很大的震动。当即下决心,一定要维护好这个来之不易的家。

    宋建平洗漱完了,进屋,没有说话。这些天了,他们一直是这个状态,没有非说不可的话,就不说话。宋建平一声不响地向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"我想跟你谈谈。"林小枫开口了。

    宋建平心往下一沉,暗想,今晚上又睡不成了。他一夜夜的,有点理由就不回来,就是为了躲她。两人僵了这么多天,一吵准是大吵。他不想跟她吵了,他看都不想看她了,尤其在得知她曾一再往科里打电话找他的时候。奇+shu$网收集整理现在,他们医院外科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宋主任有一位对他管教甚严的夫人。从前,他们只知道那是一位优雅美丽多才多艺的夫人——在娟子的婚礼上他们见过她——看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。尽管极力掩饰着,宋建平还是感觉到了周围的窃窃私语。这使他大为难堪,恼火,又说不出什么。几次想跟林小枫说以后不要再往科里打电话找他了,终是按下了这冲动。他本能地知道,说了不仅无济于事,反而会增加她的疑心:为什么不能找你?你怕什么?

    宋建平来到床边,舒舒服服躺下后,方道:"谈吧。"要吵也要躺着吵,以最大限度地降低身体成本的损耗,他刚刚手术完,刚刚站了七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"对不起。"她说。

    这倒让宋建平一怔,片刻后才问:"什么事?"

    "……那天我不该从康西草原一个人开车回来,我的脾气不好,太急,以后一定注意。"

    宋建平忍不住看了她一眼。结婚十多年了,印象中她如此谦恭地做自我批评,是第一次。只见她背抵床帮坐着,眼睛看着被子,头发披散两边……她是真的认为自己有错还是对现实的妥协让步?宋建平不敢再看再想下去,长叹一声:"睡吧。"

    她倒是说到做到,遇事很克制,高声点的话都很少,只是电话打得越发的频了。只要到了下班时间他没回去,她的电话就会打了来。有时候往科里打,有时候就打他的手机。终于有一天,宋建平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那天,上午,院长杰瑞找他谈工作,医院里准备为了他,进一些配套的手术设备。两人就进一些什么样的设备谈得忘记了下班,忘记了吃饭,当然,也忘记了该打的电话。于是,电话打了进来。一看来电显示,宋建平心中积蓄已久、强压已久的火腾一下子就爆发了,任那电话振动着,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下午,当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时,宋建平接了,不想是林小枫,想来是去街头打的,他当即收了线。晚上,有急诊手术无法按时下班,也绝不打电话通知她。他受够了,不想再受了,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,大不了两败俱伤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心里倒坦然了,晚上那个不明原因上消化道大出血的剖腹探查术,做得便格外顺利。剖腹探查的结果是肝脏海绵状血管瘤,他们为病人做了手术切除,切除的部分除血

    管瘤外,还根据病变范围做了部分的肝叶切除。手术中病人因大出血几次休克,均被及时抢救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术做完已是次日的早晨,医院的餐厅为他们准备好了丰富的早餐。面包、牛奶、鸡蛋、水果,以及为投中国人所好从外面买来的油条和豆浆豆腐脑——医院餐厅的大厨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澳洲人——热热的豆腐脑上还洒得有碧绿的香菜,味道正宗,令站了一夜滴水未进的宋建平胃口大开,一气喝了三大碗,通体舒泰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院长杰瑞来了,娟子陪同前往。杰瑞虽是医生出身,但显然更适合做行政管理人员——他总能够在别人最希望他看到他们的时候及时出现。助理娟子还给宋主任带来了一摞照片,她婚礼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,宋主任和夫人并肩而立,笑吟吟的;二人跳舞,在人头密集的背景中紧紧相拥,毫不回避;二人接吻,确切说,是主任吻夫人,嘴儿尖尖着,鸟儿啄食般啄着夫人的脸。照片一拿出,还没到宋建平手里,就被一块儿吃饭的其他人给抢了去,一一传看,并发出阵阵赞美,诸如,男才女貌。

    当时宋建平一直在同杰瑞说话,不是没注意到娟子拿来了照片,也不是没听到人们的议论,也知道与他有关,但统统没有往心里去,直到那些照片终于被众人传看完毕,到了他的手上,他看了之后,心才嗵地跳了一跳,跳过之后就有些发虚,接着就想起了林小枫,接着就掏手机。手机是在手术前关上的,由于不再把林小枫放在心上了,就忘了开了,掏出后赶紧打开。刚打开片刻,有短信发来的提示声就响了。短信是肖莉发的,告诉他林小枫去医院找他了。

    林小枫几乎一夜没睡。并不是疑心宋建平怎么着了,她已给外科、手术室分别打过电话,各方面信息都证明宋建平在医院,有手术。她一夜未睡是因为了宋建平的态度。在床上辗转至早晨,到时间叫当当起来安排好他吃饭,就去敲肖莉的门,请肖莉帮她送当当上学,她得去医院一趟。肖莉问出什么事了,她没时间也没心情详细说什么,只简洁说了那个折磨了她一夜的感觉:他豁出去了,他想就此彻底跟她闹崩。肖莉说要是这样,她去医院只能使事情更糟。林小枫说不会更糟,因为已然糟到家了。她去,是为去要一个答案。死,也得死一个明白。

    宋建平看着肖莉发来的短信,心乱如麻。如果在没看到娟子拿来的那些照片之前,那么,宋建平的态度会是,林小枫要来,来好了!但那些照片提醒了宋建平一件几乎被他忘记了的事情:这里,医院里,几乎人人知道他的夫人是肖莉,林小枫来了,该如何解释?看看肖莉发短信的时间,估计林小枫即刻就到,匆忙之间,宋建平做了这样的决定:通知住院部门卫,要是有一个如林小枫模样般的中年妇女来找他——他把林小枫的形象特点对门卫做了详细描述——不要让她进,就说他不在。

    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这样的考虑:有什么事,天大的事,回家去说,去解释,或者去吵,去打;在单位里,不成。她不要脸,他得要脸。

    下班时间到了。太阳消失了。路灯亮起来了。外科主任宋建平这才收拾起办公桌上的东西,沿着静谧的走廊向外走。

    林小枫一点动静没有。所谓的没有动静,是指始终没有电话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