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中国式离婚 > 第32章
    非常后悔事过之后没有及时向林小枫汇报,以致错过了最佳时机,让那事演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刘东北对他的后悔却不以为然,"no!no!no!这种事,你要么不做,做了就不能说。"

    "那要是娟子说了呢?"

    "她说跟你说的结果完全一样。哥,不要企望着坦白从宽,坦白从宽是警察和罪犯之间的游戏规则,不适合男人和女人。"

    "其实我做什么了?我什么都没做,我问心无愧,我无可指责!这事就是拿到妇联去让专家出面裁决,都说不出我什么。不错,我是有妇之夫,我是有妇之夫我没有再爱别人的权利,但是不爱你的权利我还是有的吧?谁规定只要是夫妻我就必须爱你,谁规定了?啊,谁规定了?"说着就激动起来,愤怒起来,唾沫星子四溅,完全没有了学者的儒雅风范。

    刘东北看宋建平的目光锐利,"那你怕什么?"

    宋建平愣住,这个问题他倒是还真的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刘东北一针见血,"因为你已然背叛了她!男女间的背叛可分为三种:身体的背叛,心的背叛,身心的背叛。通常人们在意的是第一种和第三种,对第二种基本上是忽略不计。但要我说,心的背叛的严重程度远在身体的背叛之上——一夜之欢算得了什么?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没有一时冲动偶尔走火的时候?心的背叛就不一样了,它的性质与身心的背叛完全相同。而以我的价值观来说,还不如第三种,因为了它的伪道德,它的不人性:你心都不和她在一起了身体还要和她在一起,不仅对你不公,对对方也是一种欺骗,一种侮辱。"

    宋建平听得目不转睛,深叹自愧弗如。刘东北缓了缓口气,话锋一转,"哥,看你整天像个惊弓之鸟似的,活得那个累,为什么就不能换个思路考虑这个问题?"

    "换个思路——换什么思路?"

    "离婚。"

    宋建平一下子沉默了。刘东北看他,"为了孩子?"

    "不仅是。她为我,为这个家,付出了很多。她现在,只剩下我了。"

    刘东北明白了。明白了就没有办法了。宋建平的处境超乎他的经验。最后,他郑重建议他去医院开证明,性无能的证明。是下下策,但是,除此下下策,就宋建平而言,没有他策。

    开一个有病证明是容易的,尤其对医生来说。不好意思在现单位开,就去原单位开;在原单位开怕万一有人传话,就去不相干的医院开。这点关系宋建平有,有的是,完全不在话下,对此他信心十足。他找了他一大学同班同学,同学是男科的副主任。副主任二话不说,拖过一沓单子,按宋建平的要求开证明,边写边笑了起来,笑着问他外面是不是有人了,没等他回答又笑着说别说了别说了,一脸的意味深长、不容置疑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——气得宋建平拿了证明就走,谢谢也不谢谢!

    他把这个证明呈报林小枫。林小枫阅:结论,ed。

    "ed是什么?"

    "男性勃起障碍的英文缩写。"

    "原因是什么?"

    "原因很多。具体到我,可能就是年龄、工作压力等等各方面综合因素造成的……"

    "怎么治?"

    "这个年龄嘛,"沉吟一下,"就这个年龄了……"

    "人家毕加索七十岁还能生孩子呢!"

    "个体差异……"

    "那也不能差了一半去!"

    "工作压力……"

    林小枫哼了一声,指示道:"明天,你请个假。"

    "干吗?"

    "跟我上医院。"

    "上医院?上哪个医院?"

    "你别管。跟我走就是。"

    "为什么?!"

    "为什么你还不清楚吗?"

    宋建平一下子泄了气……

    第六部分

    《中国式离婚》第十一章(1)

    那个年轻医生相当冷漠。宋建平一眼就看出来,那冷漠是装出来的。他冷漠是因为他不自信,宋建平也曾经这样年轻过。这是宋建平自工作以来,头一回,从一个纯粹病人的角度去观察他的同行。换句话说,他是头一回,以一个纯粹病人的身份坐在他的同行面前。

    林小枫亲自开车把他送进了这所医院,送进了男科。幸而男科不方便女士入内,否则,她会亲自陪他就诊。

    这医院里肯定也有他的熟人,即使没有直接的,曲里拐弯的也能找到。但是,他没有机会。事先,不知道来这里;一路上,林小枫始终与他在一起;进男科前,又把他的手机缴了去,说是替他拿着,万一他做检查需脱衣服什么的。

    年轻医生低着头,手在病历上刷刷地写,嘴上问:"你们这种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?"

    "很长时间了。"

    "多长!……半年?一年?"

    "……得有一年多了。"

    "你是根本不想呢,还是,想而不能?"

    宋建平沉吟,他不知该怎样回答对自己更有利。他必须把所有因素都考虑在内:医学的,人事的——谁知这人是不是林小枫的熟人?

    年轻医生抬起头来,"嗯?"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"我感觉是,后者。"

    "想而不能?"

    "想而不能!"

    "这一年多来,除你妻子之外,你对别的女人,没有过冲动?"

    "没有!"这次他倒是回答得很快——过于快了,引得医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目光锐利,他身上不由一阵潮热,出汗了。

    年轻医生进一步解释——很像是一种诱供:"不是说你怎么样了,而是说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幻想,性幻想。"

    "没有。"宋建平死死咬定。

    医生再也没问什么,拖过一本化验单,又在那上面一阵刷刷刷,尔后,哧啦撕下来,给宋建平,"去验个血。"

    宋建平看化验单,化验激素水平。他拿着单子向外走时,护士已叫了下一个病人进来。

    "下一个病人"是一个形容萎黄的中年男子,一对八字眉毛更使他看上去满面愁容,显然是这里的老病号了,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,进门还没落座就开始嚷嚷,神情声音充满了焦灼,"大夫不行啊,药都吃完了,按点儿吃的,可这激素水平它咋怎么就是上不去了呢它?"

    "还没化验怎么就知道没上去?"年轻医生颇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"我有感觉!不行!怎么试怎么不行!……"

    宋建平禁不住回头看那男子一眼,心情复杂,说不清是同情还是羡慕。

    化验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林小枫看不懂化验单子上的那些符号,让他解释。他告诉她:正常。

    不瞒她。首先是,不能瞒,基于那可能存在的"人事关系";其次是,不必瞒,激素水平低,肯定ed,但是不等于不低就不ed,如同瞎子是残疾人,不瞎不一定不是残疾人一样。按照逻辑学的说法,这是个大概念小概念的问题,二者不是对等关系,是一个涵盖与被涵盖的关系,因而仅一个激素水平的化验结果,不足为凭。

    宋建平拿着化验单进了诊室,林小枫在外面等。过一会儿宋建平出来了,将病历呈报给林小枫。林小枫阅:结论,ed(功能性)。

    站在诊室门口,林小枫对着那病历看了许久,不声不响,不知在想些什么,令宋建平不安。之所以不安大概因为ed后面括号里的那三个字:功能性。

    后来,有一次,刘东北问他的检查结果,他如实说了。刘东北马上敏锐地把这个问题给拎了出来:功能性——还有什么性?宋建平:器质性。刘东北:有什么区别吗?宋建平:器质性就是说你的身体有问题……话未说完刘东北就大笑着打断了他:明白了——功能性就是你的思想有问题。

    话糙理不糙。

    宋建平担心的,正是林小枫会就"功能性"提出质疑。他已做好了思想准备,如果她问,他如何答。功能性ed也是ed,一如心理问题也是问题,精神病也是病的一种,甚至比一般疾病更严重待遇更高,杀了人法律上都不予计较!……这样想着就激动了起来,心身充满了一种临战前的亢奋。他严阵以待。对方就是不吭气。

    宋建平终于沉不住气了,

    "小枫?……小枫,我对不起你……"

    她终于说话了:"不!建平,是我对不起你!"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满眼是泪。原来,她久久低头不吭是因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宋建平顿时感到内疚歉意,甚至觉着自己有一些无耻,为掩饰,他一把搂住妻子的肩膀,温和地说:"走吧。"

    林小枫泪汪汪道:"没说怎么治吗?"

    "这种病……西医……"宋建平摇了摇头,"主要还是在调养吧。"

    这天,林小枫去了中医研究院,排了很长时间的队,挂得了一个十四块钱的专家号。候诊的走廊里坐满了人,大部分是男人,少部分是陪男人来的女人,只有林小枫一个女人是独自前来。她今天来,是来探路。宋建平时间宝贵,她得把一切都调查好了,确定好了,再让他动。到这儿一看,来就诊的男人几乎是一水的、与宋建平差不多岁数的中年人,更证明了当初宋建平对林小枫的解释不是托辞,不是她认为的"另有渠道"。

    "27号!"专家的助手从诊室探出头来,叫号,"宋建平!……宋建平!!"

    林小枫这才被从沉思中叫醒,慌慌张张答应一声"来了",起身向诊室里去,引得所有前来就诊的人们一齐向她看去: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