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b1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中国式离婚 > 第37章
    新生娟子守着一堆行李东张西望,神情紧张,终于,她开始叫了,不好意思大声,小声而使劲地:"妈妈——妈妈——"由于不敢离开行李走远,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大四男生刘东北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清纯女孩儿,这时便走了过来,带点戏谑,"嘿!小女孩儿找不到妈妈了,是吗?"

    娟子不由有点难为情了,"我主要怕我妈妈找不到我,着急。"

    刘东北一笑,就不拆穿小女孩儿了,建议:"给她打个电话。她有电话吗?"

    娟子小声说道:"我没有电话。"

    刘东北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。娟子接过手机,拨通了电话,找到了妈妈,于是惊喜,埋怨,撒娇……令刘东北在一边看得如痴如醉,一颗心已然为这个清纯美丽的女孩儿打动。女孩儿打完电话,把手机还给他,同时甜甜一笑:"我妈妈让我原地别动,等她。"

    这时刘东北不失时机自我介绍:"我是大四的,叫刘东北。你呢?"

    "我是新生。"

    "这我知道。你叫什么?"

    "娟子。"

    "娟子——姓什么?"

    "谁都要这样问!都怪我爸妈!"然后跟刘东北解释,"我爸姓纪,我妈姓袁。我生下来以后,我妈非让我随她姓,说女孩子姓纪不好。"刘东北不明白。娟子提示:"纪——鸡!"刘东北大笑。娟子说:"可我爸说什么也不干,不同意随我妈姓,最后只好折衷,把他们俩的姓拼到了一起,纪袁——娟!"

    "知不知道你爸妈为什么谁也不肯让步?"刘东北笑问娟子,"因为你太可爱了,他们都想把你据为己有!"

    女孩儿完全没有应对这种场面的经验,只有脸红红地笑。阳光下,女孩儿的笑脸光洁到了耀眼,一时间,刘东北竟然看得呆住……

    秋天的香山,到处是燃烧着一般的红叶。娟子和刘东北来到了山顶,头上就是蓝天,脚下是一波又一波的红叶。娟子兴奋地对着远方大叫:"啊——"回头一看,刘东北没有了。怎么找,也没有,她吓坏了:"东北!东北?东北——"

    卧室里,刘东北听到了娟子的叫声,一下子从床上跳起,鞋都没穿,光着脚就冲了过去。客厅里,娟子仍没有醒,仍在梦中抽抽搭搭,仍不停地叫着东北的名字。

    刘东北过去紧紧搂住了她,"娟儿,娟儿?"

    娟子似乎是醒了,哭着对刘东北诉苦:"我做了个梦,梦见咱们俩去香山玩儿,都爬到山顶上了,你不见了。怎么找,都找不到……"

    刘东北"噢"了一声,紧紧把哭泣着的女孩儿搂在怀里。娟子是在一瞬间彻底清醒过来的,回到了现实里,眼睛里一下子闪出了愤怒和厌恶,用尽全力推开了刘东北,坐起身来。刘东北没有防备,被推得跌了出去。他爬起来,向娟子走去。

    "你别过来!"娟子叫。刘东北还是过去了,并试图再次搂住她。不料他的手刚一碰到娟子,娟子立刻缩进沙发角落里尖叫起来:"别碰我!"

    刘东北只好在距娟子不远处站住。这才明白,他认为的她的喜爱被强迫被征服是有前提的,那前提就是,她爱他;至少是,不讨厌他。他现在于她仿佛是蛇是蟑螂是癞蛤蟆。

    如水的月光由客厅宽大的窗子倾泻进来,清冷,凄楚。

    娟子在电脑前勤勤恳恳地工作,医务部女助理进来。

    "娟子,我电脑出了点问题,上网上不去了。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查一下中华心内网站,听说上面有一条最新的纠正房颤方法。"

    "成。"娟子马上应道,"我帮你下载、打印出来。"

    女助理拍拍娟子的脸,笑道:"我们娟子一下子长大了。快当妈妈了的缘故吧?"娟子只是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娟子的变化令刘东北不安。他无法再像以前那样,像对付一个小女孩儿那样对她。一时间,他感到自己完全无法掌握她了。也不再哭,很少有话。吃完饭,就缩进沙发里,默默地翻书,时而也看电视。但只要稍仔细观察,不难发现她其实没在看电视,只不过在对着电视屏幕想心事。

    "娟儿,想什么呢?"一次,刘东北忍不住了,鼓足勇气问。她淡淡地:"没想什么。"刘东北硬着头皮没话找话:"明天该去医院做围产检查了吧?……我陪你去。我请个假。"说完细看娟子的反应。

    娟子没有说话,像是默认。刘东北稍稍松了口气。宋建平提醒过他,娟子很可能不想要这个孩子了,看现在的迹象,好像还不是。

    次日,刘东北陪娟子来到妇产医院。在一扇"男宾止步"的大玻璃门前二人分手,娟子进去,刘东北留下,留在了等在门外的丈夫们中间。但他没有坐下,而是不停走动。一对年轻夫妇走来,妻子的肚子大得快生了的样子,紧紧偎着身边的丈夫。刘东北看着他们,突然间热泪盈眶。他像是有所预感,心里头一直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他的预感很准。诊室内,娟子对医生说她不想要这个孩子了。医生的第一反应就是惊讶。

    "不要了?为什么?你的孩子很好,发育正常,各方面指标都正常。"

    "家里临时出了点儿意外……医生,现在不要还行吗?"

    "行是行,可以引产。不过你可得想想好,七个月了,孩子引下来后很可能是活的……会很惨的!"

    "不要了,我真的是不要了。"

    "你能确定?"

    "确定。"

    医生便拖过一本单子,手下龙飞凤舞,嘴里说道:"今天做不了,得预约。"

    "需要多长时间?我是说如果做引产的话。"

    "一个礼拜左右。"

    "这么长时间!得住院吗?"

    医生停住了笔,态度极严肃,"当然得住院!胎儿已经这么大了,做引产跟正常分娩的过程差不多。做还是不做,你再考虑一下。"

    "做。"

    刚走出诊室所在的走廊,刘东北就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"怎么样?"

    "挺好。"

    刘东北细细看她的脸,嘴上说道:"真怕有什么意外,最近你情绪一直不稳定——当然是因为我不好——没事儿就好,没事儿就好。"片刻后,不无讨好地又问,"孩子胎心多少了?"

    娟子不耐烦了,"还那样!"

    刘东北立刻不吭声了。他决定等待,以最大的耐心。他坚信,时间是疗伤的一剂良药。

    预约入院的日子到了。娟子提前跟院里请了假,请了一个星期,说是身体不太舒服。请假时谁也没有过多地问什么,孕妇嘛,不舒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跟刘东北也是这样说。早晨起来的时候才说。主要是不想跟他罗嗦。饶是如此,他还是罗嗦了一会儿才走。问要不要紧。不要紧;又问晚上想吃什么他下班时候去买。不想吃什么。眼看他脸上流露出了难过她不由得有些心软,想她这个样子他都难过,要是知道了她要做的事情还不定得怎么难过呢。这样一想,就想给他一点安慰,补充说道:你看着买吧。刘东北闻之情绪立刻高涨起来。"好,我看着买!猕猴桃,棒骨,这两样是一定要要的,一个补维c一个补钙!"

    他走了。听到了"咣"的一声门响后,娟子立刻起来,到窗口,向外看。窗外是上班的人流。过了一会儿,刘东北驾车进入了娟子的视野,娟子目送那车融入了滚滚的车流之中,眼睛渐渐湿润了。

    娟子一个人在家里为自己收拾住院的东西的时候,林小枫到了。刘东北走后娟子就给林小枫打了电话,请她来一下,有一件事,需要她帮一下忙。怕节外生枝,没对她说什么事。林小枫也不多问,送了当当直接就从学校赶来了。

    娟子说了她的事,她需要她送她去医院。林小枫大吃一惊。本以为娟子不过是心情不好,想找个人说说话聊一聊,压根儿没想到她会这么干。当初她说过不想要这个孩子,她认为那不过是激愤之下的过激反应。孩子都七个月了,七个月的孩子生下来都能活了,这样做,对孩子是不公平的。而娟子的观点却是,那也总比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好,比生下他来让他受苦好。

    林小枫很想即刻给刘东北打个电话,本能告诉她,这样做只会更糟;她深知责任重大,下决心阻止这件事情。跟在娟子的身后,来来回回地走。娟子在收拾东西,拿衣服啦,洗漱用具啦。

    "娟子,你这样做太轻率了。"

    娟子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"娟子,这是大事,你得跟东北商量,他好歹是孩子的父亲——"

    娟子只轻蔑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"娟子,你冷静一点,东北他不过是一时——"找不到适当的词儿,做了个含糊不清的手势,后又道,"一时软弱。"

    说到这个,娟子站住了,"他不是一时软弱,他就是这种人,一种没有原则的人。随心所欲,及时行乐,肉体的需要,高于一切。"

    其实林小枫也是这么认为的,所以很难说出什么有力的话来反驳娟子,又不能不说,只好硬说,说出的话既没新意也没力度,倒有点婆婆妈妈,"娟子,他不是……年轻人嘛……婚姻是一辈子的事,哪里就能没有一点波折了?……东北现在很后悔。老宋都告诉我了,真的!"

    娟子只一笑,什么都不说,啪,关了箱子盖,"我们走吧,小枫姐?"

    "不行!"

    "那我自己打车走。"说着就提起了箱子。林小枫无计可施,只能从她手中接过箱子,帮她提着……

    在去医院的路上,娟子一路无语。